淄博新闻网首页- 读报- 视频- 新闻- 时评- 财经- 教育- 科技- 艺术- 房产- 吃喝玩乐- 汽车- 警界- 文学- 图文- 推荐- 曝光- 专题- 小记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区
陈振濂: 西泠印社社员创作淄砚砚铭展序
2018-12-02 20:29:46 作者:
字号:   打印
    山东淄博出淄石,山东印社携淄博文广新局更有淄川区政府,共同联合山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常宗林,发愿要为山东淄砚做一件可以流传后世的大事。邀请70余位西泠印社社员挥毫题铭,并迻录西泠印社前辈已故大家砚铭题记诸品,共得百余品,正可合为一帙,研墨拓砚,古彩焕然,实在是一件非常古雅之事。
 
    西泠印社的百年历史中,除了“保存金石,研究印学”之外,也有许多翰墨风雅的历史记录。比如春秋两季雅集,比如清明祭祖重阳登高,比如“金石家书画展”的奇思妙想,比如孤山上的各种建筑物的优雅和书卷气十足的名称:柏堂、数峰阁、鸿雪径、印藏、遁庵、宝印山房、四照阁、题襟馆、鹤庐、观乐楼……如果加上许多名家楹联匾额,以及丁敬身像、邓石如像、吴缶庐铜像、二十八印人像、吴昌硕篆《西泠印社记》石刻、王福庵篆《西泠印社记》石刻等等,甚至到1988年孤山上还特别立有沙孟海社长亲书的《西泠印社八十五周年碑纪》石刻,百年社庆还有启功社长题的“百年印社、千秋印学”摩崖石刻。题铭刻石,向来是西泠印社贯串百年的优良传统。正是因为有了它,西泠百年的历史才不致中断,前辈先贤的踪迹才不致泯灭,“保存金石”的建社宗旨,也才落到了实处。
 
    以此背景来看这次动员西泠印社社员集体创作“淄砚铭刻”的策划和构思,我以为有以下几个特点值得一提:
 
    一,砚铭创作是一项非常风雅的艺林逸事。过去西泠印社社长吴昌硕有好友沈石友,号为藏砚大家;著《沈氏砚林》为一代砚学名著。其中铭刻,文字书刻皆出自高手大家,堪为后世之范。今日再以砚铭新创而集合同道,在世间大都关注书画篆刻创作动辄丈二大轴壁书满堵龙蛇飞动的艺术家看来;方寸之砚,也许只是“小玩艺儿”,但其精妙细腻,不让高壁广厅狂草巨篆;复有诗文助兴、更有名家秀逸之案上手札作为融汇,在要素上已是十分丰富多彩。新时期以来,书画之进入展览时代,原有的文人士大夫“诗书画印综合(兼能)”的风气渐弱,以视此次征集砚铭创作,正符合西泠印社与时风时尚力求错位发展、各得其所各占风流的宗旨。
 
    二,就砚本身而言,文房四谱,砚为其冠。号为“石将军”、“即墨侯”。四大名砚本有端、歙、洮、澄泥诸砚品,而鲁砚中之青州淄砚,更属名品。北宋熙宁时,淄砚已经驰名,宋神宗曾赐淄砚于司马光;苏轼、米芾都称为“淄石砚”。又启功社长曾有题淄砚铭“锋发墨,不伤笔。箧中砚,此第一”之誉。亦可被看作是西泠印社与淄砚之间一种先期的缘分。而近年来,淄砚(非唯淄、其他名砚亦复如是)的雕刻渐趋于泛工艺化而乏文气;而以集西泠印人之铭文,书淄砚相关诗章,篆隶楷草,各擅其胜,溢之于笔法,自当复观北宋苏米嗜淄石之名士风范。而以淄砚得与端、歙、洮诸砚雁行而可后来居上者也。
 
   三,大抵一般砚雕家,即使是工艺美术大师,雕刻自是当行,但或多不通书法篆刻,故刻凿文字线条仅存形貌,生硬板滞,无眉目生动之象。有如北朝造像皆取于当时顶级雕工,余事作造像记则粗率歪斜,斩截佶倔,信手不求法度。又今之流行电脑刻磨,取其简速,不通笔意,更乏生趣,不值一哂。而常宗林砚师则旁通书法以悟笔势;又专攻篆刻而得金石浑朴气象,古玺汉印,浙皖邓赵、皆有涉猎。以此刻砚铭,自是驾轻就熟,信手拈来而意韵十足。于淄砚作为名品的推广拓展,开辟了一条名家又名刻的新径;而动辄有百方之数,大成规模;万众嘱目,蔚为壮观,形成一笔丰厚的、而且是独一无二的文化财富——淄砚的精工雕刻,只是砚家固有手段,再发展也就是在一个自家固定圈子中;但一旦与西泠印社合作,形成两种不同文化形态碰撞,如砚刻与金石篆刻、地方文化结晶与百年名社风气,等等等交汇交融,互补互衬,自是锦上添花、熠熠生辉,遂成时代一景矣!
 
    汉代许慎《说文》即列“砚”字,知当时已有完整的文房之砚的概念。唐代是四大名砚称号的发生期。宋代苏黄米蔡皆有关于砚的书札墨迹传世。在士大夫群体中,得一方佳砚,是文房必备;而有名人砚铭,则更是身份的象征。清代述砚最著名者为《西清砚谱》,那已经不是文人雅玩,而是非常专业化的姿态了。今天我们集西泠印社名家而成的这部砚刻作品,或可名曰“淄砚谱”,以成今日弘扬砚文化的一个独有样板。西泠印社在近十几年间,不遗余力地倡导“重振金石学”,从青铜彝器到古铜玺印,再到石刻的丰碑巨碣和摩崖题记;又从这个具有共识的金石学原点出发,再发展为拓片题跋风气、拓术中的“全形拓”技术传播等等,在印学上也开始力倡石印以外的铜印、玉印、竹木印等多印材印质的铸刻切磨尝试;更还有关注域外印的宽阔视野,可谓是渐渐构筑起一个具有当代“大印学”的新框架;而“砚铭”之创制,自然也是这个“大印学”、尤其是“金石学”在重振倡导之时必须关注的一个重要领域,需要我们共同来引领、倡扬之。
 
    本次展览活动,主办方定展名为“文心在兹、金石华彩”,砚铭砚刻,正得自列于“金石”范畴;在重视其匠作绝技之精妙以外,更重视“文心”,以高其气格;亦正符合于“重振金石学”之大旨也,故特为拈出之。                 (陈振濂2018年8月30日于西泠孤山)
  
        责任编辑 吉立湘
  • 相关新闻
点击排行
  • 聚焦
  • 时政
  • 国内
  • 国际
8月29日,阵阵秋风送来清爽,我市天蓝云白,空气清新。在市人民公园,蓝天白云映衬下,垂柳依依,湖水
15岁自告奋勇参军。6年里,他打过日本鬼子,参加过解放战争,上过抗美援朝战场。立过功,受过伤,得到
公益广告被称为“社会文明的旗帜,国家理想的标杆”,它传递正能量,引领社会风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 05024485 号 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